公益频道 > 公益天使

北京姑娘带着一岁女儿下乡做公益 5年不拿酬劳

来源:新华网
03-01 16:38:27

  原标题:北京姑娘带着一岁女儿下乡做公益 5年不拿酬劳

  30多岁的北京姑娘刘启芳,是国内一家大型广告传媒公司的合伙人。两年前,正值事业上升期的她,作出一个让人诧异的决定:将公司托管,带着才一周岁的女儿,到从未去过的长春,准备不拿任何酬劳做5年公益。

  这项公益与免费心脏病手术有关——吉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吉林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2014年8月5日启动了“吉青吉心”公益专项医疗救助项目,目标是5年内募集1亿元慈善资金,免费救助1万名省内需要心脏病介入或手术治疗的新农合贫困患者。刘启芳如今的身份,正是“吉青吉心工程”志愿团队负责人。

  “不敢高兴”的5岁女孩留住了她

  刘启芳最初与这个项目“结缘”,是团吉林省委邀请她为“吉青吉心工程”做品牌包装。刘启芳也因此成了该项目的第一名志愿者。她原以为凭借十多年做公益项目品牌包装的经验,最多也就在吉林省待两三个月。

  谁知一个5岁小女孩,“留住了”刘启芳。

  刘启芳和女儿顺宝曾在吉林心脏病医院小儿先天性心脏病住院区遇到一个等待做手术的5岁小女孩。

  当时,顺宝给她棒棒糖,小女孩收下后面无表情。刘启芳好奇地问,“妹妹送你糖,你不高兴吗?”

  女孩回答说自己不敢高兴,因为妈妈告诉她“一高兴就会死”。

  刘启芳听到这话,“瞬间有种揪心的感觉”。

  原来,这个小女孩一岁时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年要住院一次,每次花费一两万元。事实上,只需要一次彻底的手术,她就可以与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但女孩的父母很难一次拿出十多万元的手术费,只能选择在她病重时入院进行短期治疗。

  “她本来可以和顺宝一样,有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刘启芳觉得,她该为这些来自农村的心脏病患者多做一些事。

  刘启芳“内心一直对农村很有好感”,她的父母当年作为北京知青到山西插队,后来留在了当地。儿时在北京和祖父母生活的她常到山西农村和父母团聚,“村里的乡亲都对我很好”。

  刘启芳记得,有一次她看到村里的玩伴哭得很伤心,过后才知道玩伴的父亲心脏病病发,因没钱治疗去世了。

  “在农村,最怕生病,很多人有病没钱治”,已去过吉林省2000多个村屯的刘启芳对此感触更深,在吉林省,每年约有10万人患有心脏病,而接受治疗的不到百分之五。

  从被怀疑是“骗子”到农民主动说好

  因为听到5岁小姑娘的一句话,刘启芳决定至少在长春再待上一年。

  当时,身为公司主要负责人的刘启芳托管了公司的工作,带着一周岁的女儿来到长春,当起了全职且无酬劳的志愿者。她参与的工作,也从最初的品牌包装延伸到项目的设计、决策和议程等环节。

  刘启芳带领志愿团队制作了“吉青吉心工程”公益广告,在当地百姓常看的电视节目中插播,还定期给村医和村团干部培训,让其帮忙传播。

  除此之外,带着志愿者团队下乡宣传“吉青吉心工程”,是刘启芳的另一项重头工作。项目启动第一年,她每周有近一半的时间要待在村里。

  一年后,项目定点的吉林心脏病医院平均每天会接到100多通咨询电话,每天至少有70多名患者入院。

  刘启芳本以为这个数字比较可观,准备弃用成本较大的下乡宣传。然而,一次到村里宣传时,她碰到了一位来咨询的拾荒老人,才发现“他们看不到电视,看报更是奢望,却最需要帮助。”于是,刘启芳设计了集中的百日下乡活动。

  免费开展的活动原本是件好事,很多农民听到后却觉得志愿者是骗子。

  为了消除农民对项目的误解,刘启芳和团队会多次到访同一个村子,回访术后患者。

  他们第一个回访的对象,是一位叫董明(化名)的中年人,患心脏病几十年,因为怕花钱,从来没去过医院。一年前,病发严重,才被家人送到吉林心脏病医院。接受免费手术的董明,心脏里装了一个进口的起搏器。术后回到村里,很多人跟他说:“人家不会白做,肯定是摘了你的肾或肝,一个换一个”,类似的话听多了,董明竟信以为真。

  担心“体内少零件”的董明,尽管术后身体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但他还是不敢干力气活。直到志愿者免费为他做了一次器官扫描后,才打消疑虑。惭愧的董明主动在村里说起了“吉青吉心工程”的好。

  “病人现身说法,更有公信力”。受此启发,在刘启芳的建议下,吉林心脏病医院开设了爱心家属大讲堂,介绍心脏病如何预防、治疗,术后如何生活,国家有哪些优惠政策等。一周6堂课,让了解项目的患者和其家属帮忙找需要手术的人。

  把心中的善化为举手之劳

  自从来到长春,除了下乡走村,刘启芳和女儿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医院里。不愿错过女儿成长的刘启芳,一直把顺宝带在身边。顺宝也成了项目团队里年纪最小的志愿者。

  一间病房里两张病床合在一起,就是母女俩的卧室,对面的病房则是刘启芳的办公室。

  在北京有大房子,公婆、父母轮流照顾顺宝,而来到长春,刘启芳感觉像重新创业,白天带志愿者队伍,晚上照顾女儿。

  当公司主要负责人多年,刘启芳说自己早就变成了女汉子,“几乎快没了哭的能力”。可在东北,她老是掉眼泪。后来她自我安慰,“别人来找我帮忙,我要不坚强,人家心里能有底吗?”

  “新农合+大病保险+慈善募捐=全免费”,是“吉青吉心工程”的运行模式。项目选择的定点医院实行临床路径与单病种定额付费,这使得病人一住院就能确定实际花费,大大提高了新农合报销比例。除去新农合和大病保险的报销,平均募集到一万元,就可以挽救一条生命。

  为了救助更多人,刘启芳开启了“疯狂募捐模式”。

  “病人就是自己的客户,‘吉青吉心工程’的目的是募集更多救人的资金”,刘启芳说做公益像在职场一样。

  2015年9月7至9日,中国首个互联网公益日期间,网友在公益平台每捐赠1元,公益日基金就会配捐1元。

  不愿错失良机的刘启芳,在活动开始后不停地发动微信朋友圈的好友和亲属进行捐款。“当时刘总不是发微信、打电话,就是盯着屏幕上的捐款金额,愣是三天三夜没合眼”,同事侯春燕说。

  那三天,刘启芳和志愿者团队号召和动员了近8000人参与捐款,筹集善款500多万元。吉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王超介绍说,其实募集资金并不是刘启芳的分内事。

  尽管如此,随时随地帮项目募集资金,逐渐成了刘启芳的习惯。一次在飞机上,她向邻座乘客介绍了“吉青吉心工程”,事后对方居然捐了4万元。

  不仅动员周围人募捐,刘启芳也参与其中,迄今,她向项目捐款70万元,其所在公司捐了150万元。

  “项目就像一条珍珠项链,我就是穿起来的那根线”,刘启芳希望“引爆”更多有能量的人来帮助患者。

  受其感染,公司上下全力支持刘启芳的公益事业。目前,志愿者项目核心团队的10名志愿者均来自她所在的公司。侯春燕就是其中一个,放下山东的工作离开家人来到长春,做了半年多的志愿者。

  吉林心脏病医院数据显示,项目实施以来,共累计救助心脏病患者2500多人,年龄最小的只有9个月。

  患病卧床30多年的高丽(化名),现在又能重新料理家务了。去年春节前,她和丈夫特意穿上新衣服找到刘启芳,要跟她合影。痊愈后,高丽一家去年还清了欠债,“原本等死的人又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希望”。

  团队的其他志愿者数月或一年会轮换一批,而刘启芳选择坚守到项目完成。“帮助别人不需要回报,但回报会在无形之中”。刘启芳说,她只是把心中的善化为举手之劳。(记者 王培)

                           责任编辑:高强 XN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