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政经 > 未出场比赛却成一级运动员,他的造假材料是如何一路过关的

未出场比赛却成一级运动员,他的造假材料是如何一路过关的

时隔数年,有关部门查出祝某“未出场比赛”。网友疑问:当年的申报材料如何一路审核、审批过关,并成为进入“985”高校的资格证?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月前 阅读量:30295 评论量:0 收藏量:0

因为一封举报信,今年23岁的祝某,失去了中学时取得的国家一级运动员等级称号,同时失去的,还有武汉大学毕业证和学位证。

2012年,祝某以全国羽毛球冠军赛混合团体第八名的成绩,申请取得一级运动员称号。借助这一身份,次年,其参加武汉大学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最终被录取,2017年毕业。

今年1月2日,湖北省体育局发布公告,撤销祝某一级运动员称号。公告称,经调查,2012年的全国羽毛球冠军赛,祝某“并未出场比赛”,不符合“全国冠军赛团体第四至八名的出场运动员可申报一级运动员”的规定。

时隔数年,有关部门查出祝某“未出场比赛”。网友疑问:当年的申报材料如何一路审核、审批过关,并成为进入“985”高校的资格证?

记者了解到,类似的高水平运动员等级称号申报材料造假情况,并非孤例。业内人士分析,该事件背后折射出政策漏洞的同时,惩处问责力度有待加强,公示方式有待改进。

20190111094948.jpg

被撤销的一级运动员称号及重点大学学位学历

该事件最早被公众所知,源自2018年12月21日武汉大学官网发布的一则《关于撤销祝某学位和学历的公告》。

公告显示,出生于1995年的祝某,2013年以羽毛球专业一级运动员身份,参加该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取得入学资格,录取在新闻与传播学院。

湖北省体育局的公告显示,祝某申请取得一级运动员等级称号的比赛,系2012年全国羽毛球冠军赛。该赛事举办于2012年5月,当时,祝某系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高二年级学生。

武汉大学发布的《2013年武汉大学高水平运动员预录取名单》称,2013年,该校通过冬令营方式进行高水平运动员招生,于2012年12月30日~31日进行了文化基础测试和体育专业水平测试。择优选拔确定58名考生为该校高水平运动员预录取学生。其中即有祝某。

该文称,当年取得该校高水平运动员资格的考生中,单招考生可不参加高考。

20190111094958.jpg

祝某的一级运动员等级申报材料,是如何一路过关的?

1月3日,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一名艾姓校领导介绍,该校当年没有羽毛球队,祝某的申报属于个人行为,不是通过该校的名义;该校亦没有义务与能力去审核其是否上场参加校外组织的比赛。

而《运动员技术等级管理办法》(体竞字〔2009〕63号)规定:申请集体球类或团体项目等级称号的,运动员所属单位应当进行一次性集体申请。申请材料包括《技术等级称号申请表》和成绩证明。其中,成绩证明为比赛成绩册、秩序册或获奖证书及身份证等有关材料。

此外,申请的程序为运动员将申请材料递交所属单位加盖公章,由所属单位提交审核、审批单位申请等级称号。

那么,祝某当时的所属单位、材料审核与审批单位分别是哪里?

时隔6年,一封举报信送到了湖北省体育局。该局派调查组来到省乒羽运动管理中心,重点了解祝某当时是否出场比赛。

“当年负责的同志已调离单位或退休了。”省乒羽运动管理中心上述负责人介绍。最终,该中心通过国家体育总局查阅了当年涉及赛事的资料,报名、注册名单均有祝某,但“运动员出场次序表显示没有他”。同时,调查组询问了当年一起参赛的知情人士,祝某未上场,“证据明确”。

2018年7月,该中心接到了省体育局关于取消祝某一级运动员称号的内部函件。

上述负责人介绍,每年,该中心接到的一级运动员申报材料20份左右,中心是审核的第一道关卡。

当年审核材料时,为何没有查验出祝某是否出场比赛?这名负责人坦言,确属中心“审核把关不严”;相关人员已不在中心工作,更具体的情况,“以省体育局调查结果为准”。

按照规定,审批单位应留存申请表及相关资料,存档备案。然而,审批单位为何也没有及时发现祝某当时“未上场”?

连日来,记者多次来到湖北省体育局。竞技体育处一名工作人员称,确认祝某没有上场,其他问题“不便多说”,媒体采访“须经局政策法规与宣传处同意”。

在该局政策法规与宣传处,工作人员称“领导不在”。截至记者发稿时,关于祝某当年申报材料如何审批过关、更具体的调查处理等情况,该局未予回应。

武汉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录取程序上讲,学校按照程序,审核了盖章的证书、比对了国家体育局的公示材料等。

高水平运动员申报造假频发背后

多名业内人士称,作为高校特殊类招生,高水平运动员的招录,因对文化课成绩要求相对较低,“试卷难易程度与统一高考不在一个级别”,近年来成了某些考生绕开高考独木桥的“捷径”。

根据教育部规定,参加高水平运动员招生考试报名条件为: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含)以上证书,且高中阶段在省级(含)以上比赛中获得集体项目前六名的主力队员或个人项目前三名者;或具有高级中等教育毕业同等学力,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含)以上证书者,或近3年内在全国(或国际)集体项目比赛中获得前八名的主力队员。

一级运动员、二级运动员的审批权,分别在省级体育行政部门、地(市)级体育行政部门。

2012年5月,本报曾报道,四川省一所重点大学拟录取的部分高水平运动员资格存疑,两名考生家长承认“证书是找人办的”;有家长称“4.5万元即可办一个二级运动员证书”,一些中学班级一时间“诞生”不少“运动员”,影响考试公平公正。

一些不想造假的家长追查利益链发现,只要出钱,一些关节就能打通。比如,比赛时,孩子的名字就能被排进某个运动队,有的甚至不必上场就可以拿到证书。

湖北省羽毛球运动一位行业资深人士称,据他掌握的情况,“身边有不少人想走这条道路”。比如挑选一部分强手组队,同时塞进几个“关系户”,参赛秩序册上有名字,最后某种原因不上场,团体取得相应名次,就能申请荣誉称号。

近日,教育部发布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和基本要求,进一步加强对录取标准、资格审定、录取过程等的管控。其中明确,加强特殊类招生新生入校后的材料复核与专业测试。针对以集体项目(含团体项目、接力项目)比赛成绩取得运动员等级证书的考生,试点高校应通过明确的程序和标准,认定考生“是否为主力上场队员”。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付金丽_I412NW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