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人文 > “你丧我也丧,大家都一样”?

“你丧我也丧,大家都一样”?

丧,就是在这种“轻松”的社会中,人们找到的一件安全的、自我表达的外衣。人们心照不宣,接受自己的丧和他人的丧发出的信号,“你丧我也丧,大家都一样。”

来源:KY
发布时间:7天前 阅读量:56015 评论量:0 收藏量:0

2. 自我表达与服从社会机器之间的矛盾

找不到“我”的存在,如今的我们又是什么呢?

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社会:那些富有的、有权力的,过着声色犬马的日子,曾经被阶层区隔造成的“看不见”,被社交媒体打破。更多人埋头苦干,努力把自己变成一架巨大的机器中“更加重要”的齿轮。可即便投入再多,与上一阶层之间的差距如此巨大而显然,以“阶级跃升”作为目标根本无法成立。此外,还有远为更多的人在互联网看不见的地方,被这个世界遗忘。

令人们感到很丧的其中一个点,是一天天到来的衰老。光这一点,就足够令人对生命感到悲观。现在的人比过去的人更加害怕变老了,就是因为如今的我们并不全是我们自己——我们也是社会机器中各自位置上的齿轮。

经济和技术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阶段,传统工作世界已经快被颠覆,工作岗位的要求日新月异。如果不保持学习,变老以后的自己很可能就会不再被工作世界需要。

雅斯贝尔斯在《时代的精神状况》里写,“当生命变成单纯的功能时,…青春作为生命效率最高和性欲旺盛的阶段,成了一般生命之被期望的类型。只要人仅仅被看成是一种功能,他就必须是年轻的。倘若青春已过,他就要努力显得青春犹在。”

但,人毕竟是人,我们 “成为自己”的欲望与生俱来,并没有因为实现的难度就真的消失。我们依然渴望施展自身的意志、渴望有比“服从工作需要”更自由和更深层次的表达。这些都是我们本质的人性的部分。

讽刺的是,当社会变成了巨大的机器运转之后,它也依然需要我们这些本质的人性部分的存在。它需要我们用创意应对变化,用思考改善流程,否则这台机器的效率就会崩塌。尽管它日复一日在宏大的层面消磨着我们,在微观的层面上却依然需要我们的意志。

有着“成为自我”的欲望,却要在很多时候放弃自我,但又不能完全忘记/杀死自我——每天在体内消化着这些矛盾的年轻人于是纷纷“丧”了起来。

63.jpg

3. 严肃的表达已经落伍,嘲讽是新时代的痛哭

消费和娱乐,是消解社会严肃性的两种利器。我们在物质世界中或快乐、或焦虑,当整个环境都变得“轻松”和浅薄时,个体郑重其事的严肃表达也就显得不合时宜、格格不入。我们鲜少发朋友圈诉说自己的抑郁、无望、无能为力,以此相反,我们“咆哮”、大笑、发展出以自嘲为核心的黑色幽默。

丧,就是在这种“轻松”的社会中,人们找到的一件安全的、自我表达的外衣。人们心照不宣,接受自己的丧和他人的丧发出的信号,“你丧我也丧,大家都一样。”

这起到了几个重要的功能:一方面,它管理了自己的预期,不要对自己太有信心,也不要对结果太有期望;另一方面,当众人都处在这个状态中时,这对于群体中的个体来说,就可以不再是一个问题。它能更帮助我们把生活的不如意,归因于自身以外的东西,比如整个社会结构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梅国超_JSK4I2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