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人文 > 秋天过完了,看看宋徽宗、莫奈笔下的秋日天空究竟有多美(上)

秋天过完了,看看宋徽宗、莫奈笔下的秋日天空究竟有多美(上)

如果你此刻在室外,它便在地平线的上方、在你抬头可见的地方——它是秋日的天空。在艺术家们的画作中,它有时风雨有时晴,遥远又亲近……

来源:时尚芭莎艺术
发布时间:11天前 阅读量:232626 评论量:0 收藏量:0

如果你现在身处室内,它便在树隙楼影间;如果你此刻在室外,它便在地平线的上方、在你抬头可见的地方——它是秋日的天空。在艺术家们的画作中,它有时风雨有时晴,遥远又亲近……

1.jpg

赵佶《溪山秋色图》,纸本设色,宋代

不觉笔痕,一片灵气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有很多以秋日山水为题材的画作,其中绘有草木树石,或有一二人物活动于山水之间,这些是画家着墨描绘的部分。而天与水由于其清澈透明的自然属性,则较少着墨。若说水面尚与石岸相接、波纹荡漾,则天空往往是画面中最“空白”的部分。

2.jpg

沈周《秋景山水图》,扇面,明代

天空虽是“空白”,但却从不简单。作为画面中距离观者最远的部分,天空和近处的草木树石相比,用墨用色极淡,但正是在这种“淡”的对比下,才突显出近处景物的“浓”,才能显示出画面中山水之“深”、俯仰之“高”、视野与心境之辽阔。

所以无论是从下笔构图,或是最终呈现的动势、营造的意境来考虑,如何恰到好处地描绘云气天空,都是被画家们所重视的。正如明末清初的书画家恽(yùn)寿平所言:“用心在无笔墨处”。

3.jpg

倪瓒《秋亭嘉树图》,纸本水墨,134×34.3cm,元代

如何在无笔墨处用心呢?总体来说,如果画面中树木、山石等实景太多,便容易让人觉得景物压迫而来,繁复不透气;而如果天空、水面等虚景过多,除非有精妙独到之处,否则容易让人不知道画面要表达什么。只有当天空等空白与山石等实景二者搭配得当时,才能在互动中达到空灵有致的效果。

4.jpg

王诜《溪山秋霁图》(局部),绢本轻设色,45.2×206cm,北宋

5.jpg

盛懋《秋溪钓艇图》,册页,元代

6.jpg

倪瓒《渔庄秋霁图》,元代

而天空的“无笔墨”很多时候又不是真的无笔墨。画家会用墨的清、淡区分近处和远处的天空,并表现天空中、高山间缭绕的水汽、云雾。最终达到如清代画家孔衍栻在《石村画诀》“渴染”部分中所讲的虚实相生、气息灵动的画面效果。

7.jpg

袁江《秋涉图》,绢本设色,63×135cm,清代

秋空的寂寥与明快

秋天的空气往往让人感到透过衣襟的寒意,有时还带着一些湿冷,而“高处”又“不胜寒”,想必秋日的天空比我们所感受到的秋风还要更凉几分。无论是北方秋空的干燥清澈,还是南方山间的湿气浓重,都让人在这比落木更高、更远的“空白”处,体会到秋日的萧瑟与寂寥。

8.jpg

吴历《夕阳秋影图》,纸本水墨,75.2×35.3cm,清代

9.jpg

唐岱《仿范宽秋山瀑布》,立轴、纸本设色,325.8×89.5cm,清代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梅国超_JSK4I2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