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财经

梁建章:保罗·罗默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中国的启示(一)

改开之前,由于中国缺乏企业家的创新激励,人口反而成了负担。但罗默模型中的市场经济条件形成后,中国经济的人口规模优势就爆发出来了。

来源:原子智库
发布时间:6天前 阅读量:224982 评论量:0 收藏量:0

liang jian zhang.jpg

梁建章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携程旅行网董事局主席

2018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耶鲁大学终身教授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教授保罗·罗默(Paul M. Romer),以表彰他们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等方面研究的杰出成就。保罗·罗默的主要贡献是“内生增长理论”。该理论认为经济增长受内生而非外生因素的驱动;对人力资本、创新和知识的投资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

罗默成为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两个获得者之一,正是国际学术界对其在内生经济理论的卓越贡献的正式认可。虽然罗默提出的内生增长模型迄今已经有三十年,该理论对当下中国依然有如下几点启示:

保障科学家和企业家的激励机制

从创新到经济效益的转换过程中,必须保障科学家和企业家在知识和资本方面的产权,使得他们有创新和创业的利润动机。内生增长模型中有几个假设条件,其中之一是知识可以产权化,从而可以使足够的人从事科研创新。还有,科学家研发出来的科技成果要转化生产力,离不开企业家的努力。所以模型的关键前提之一,是企业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

创新的规模优势

罗默模型很好的捕捉了创新的人口规模效应。规模效应在经济生活中到处可见。造第一辆汽车与造第一百万辆汽车相比,肯定是后者的成本要低得多。在典型的服务行业中,在一个大城市中提供诸如银行、邮政、电信等服务的单位成本,也远比在一个小村庄提供类似服务的单位成本要低得多。市场规模越大,不仅生产和服务成本会越低,而且创新研发的成本也越低,比如研发成本分摊到每一辆车的份额就越低。

由此,罗默模型很好地解释了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起飞的原因,尤其是特别有利的人口因素。改革开放之前,中国虽然人口多,但是缺乏企业家的创新激励,人口反而成了负担,但是一旦罗默模型中的市场经济的条件形成后,中国经济的人口规模优势就爆发出来了。

以1978年的改革开放为起点,中国一旦打开了面向世界的大门,其巨大的市场就迅速吸引了大批外国投资。同时,大量高学历的劳动力能够迅速吸收先进技术,提高生产率。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大批中国企业家创立了成功的本土企业,现在已经有能力,不仅在国内市场而且在国际市场上与跨国企业展开竞争。

人口规模优势在信息技术、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文化创意等新兴领域更加突显,因为这些行业的研发投入巨大,边际成本却很低。人口大国往往能够利用其市场规模进行巨额投入,率先产业化,然后复制到其他国家。而且,大国的庞大人才资源,也更能聚集产生出产业和科技创新的集群。

中国现在人口虽然还是世界第一,但是比起能够吸引全球人才的美国并不占多大的优势,而且中国现在的生育率非常低,只有1.3左右,如此之低的生育率意味着每代人就要减少40%,人口形势非常严峻。所以中国必须尽快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才能保持这种优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赵晴_5ZFL0B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