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时事

肺癌的高发很难干预,如何锁定高危人群

90年代以前,肺癌中的大部分是跟吸烟相关的肺鳞癌、小细胞肺癌,现在是跟遗传、雾霾、二手烟、装修污染等相关,也就是靶向药所覆盖的癌种。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发布时间:6天前 阅读量:206876 评论量:0 收藏量:0

还并不完善的认识

肺癌这两年在医学上发展很快。吴一龙说,现在有药物针对的是4个靶点,潜在的有4个靶点,在中国这些靶点覆盖了肺癌患者的50%到60%。对于中国肺癌晚期患者来讲,几乎是不幸中的万幸,肺癌的这些靶点研究得比较透彻,针对这些靶点的靶向药就多。癌症的发生跟驱动基因相关,其他癌症虽然也尝试参照肺癌靶向药的研发理念,结果发现驱动基因不像肺癌特别是腺癌这样明确。张沂平说,包括肺癌中的鳞癌,讲通俗了它有很多通路,阻断一条是没用的,所以针对鳞癌的靶向药目前没有。

肺癌是随着经济发展、城市化和不良生活方式多起来的。支修益说:“胸外科陆续就收到一些病人肺部有结节、有阴影,做一做发现不是结核病,而是肺癌。来到这里就不是早期了,就得做化疗。那时候也没有化疗科,都是外科大夫自己化。”80年代末90年代初,支修益所在的胸外科,结核病和肺癌的病人就已经对半了。眼看着肺癌病人不断攀升,肺癌的类型也发生了变化。

03.jpg

首都医科大学癌症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王旭华 摄)

支修益说,90年代以前,肺癌中的大部分是跟吸烟相关的肺鳞癌、小细胞肺癌,现在是跟遗传、雾霾、二手烟、装修污染等相关的肺腺癌发病率极速上升,也就是靶向药所覆盖的癌种。

 “北京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从前是在一起的,我把它分成三家,在胸外科里面才能成立肺癌学组,这样再走15年,肺癌独立病房就更多了。”支修益说。

站在医生的角度,肺癌的高发很难干预,分内之责是降低死亡率。支修益说,美国没有西藏病人跑北京看病这种事,医疗水平差不多,医生按照诊疗规范治疗就可以。我国从2008年开始,在卫计委领导下,由他当组长牵头全国胸外科、呼吸科、肿瘤科、放疗科等18名专家,参考美国非小细胞肺癌诊疗规范,制定了中国第一部《原发性肺癌诊疗规范2010版》。5年以后,他又牵头46名专家对规范进行了一次更新。但是,全国有多少医生在按照这个规范治肺癌,支修益不能肯定。

虽然肺癌领域靶向疗法、免疫疗法,各种新药层出不穷,但在支修益看来,医疗基础上其实还需要很多建设和完善。靶向药确实把中国肺癌晚期患者的生存时间翻倍了,可它与肺癌的斗争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循环,旧药总会失去效果,新药总会很贵。

他在十几年前就提出了防治结合,利用社会职务提案控烟和控制大气污染,作为外科专家,他还强调早期筛查,肺癌早期首选治疗手段是手术,治愈率可以达到90%,就不用进入到靶向药的循环纠结中去了。可筛查又是开了一个新话题,不可能十几亿人都去做胸部低剂量螺旋CT,如何锁定中国的高危人群,再做筛查,又需要一系列的医学探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付金丽_I412NW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