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政经 > 即便花钱去做基因检测 也吃不起靶向药

即便花钱去做基因检测 也吃不起靶向药

张沂平说,从医生层面已经知道一旦检测到基因突变,这类药物的效果可能比化疗翻倍,但临床上真正去做基因检测的人也不多,还是因花钱太多。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发布时间:2月前 阅读量:60312 评论量:0 收藏量:0

新疗法,计算生命的性价比

04.jpg

2018年5月,一位研究人员在百济神州位于北京的研发中心进行试验。百济神州目前在纳斯达克市值约为900万美元,其抗癌药物研发业务在全球被广泛关注。

易瑞沙的上市虽然被称为肺癌治疗进入靶向时代,但当时在中国的医院里推进得很缓慢。张沂平说,医生制定治疗方案说白了就是“花钱少,疗效好”。特罗凯吃一个月要花2万多块钱,易瑞沙一个月要花1.65万元,虽然药企有慈善赠药的政策,但你首先得吃满8个月,总共得十几万块钱。十几年前,即便是经济发达的浙江省,用得起的人也不多。

吴一龙教授的IPASS试验当时还没有发表,从生存率的数据来看,靶向药跟传统的化疗差不多。“事先我们也不清楚,这么贵的药对病人到底有效没有效,当时只知道优势病人是不抽烟、女性和腺癌,遇到满足这些要素的病人,我们会跟他沟通要不要试一下靶向药,但这样选还是对有些人有效、有些人没效,从费用和疗效两个方面都不符合医生治疗方案的原则,它其实不怎么用在一线治疗里。”张沂平说。

IPASS试验的发表虽说找到了这种小分子靶向药的受益人群,让肺癌治疗走向精准疗法,也就是说根据基因检测的结果选择靶向药和制订治疗方案。可真实的医院世界里,对这种疗法的应用还是不乐观。张沂平说,从医生层面已经知道一旦检测到基因突变,这类药物的效果可能会比化疗翻一倍,但临床上真正去做基因检测的人也不多,还是因为花钱太多。基因检测要几千块钱,即便测出来基因突变,靶向药又吃不起,所以还是不测了。2012年中国发布了一个调查,中国只有不到20%的患者选择做基因检测。

另一方面随着临床研究的进展,这种新的疗法对于挽救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命,和医学界对肺癌的理解有非常大的作用。张沂平说,如果不用靶向药,依靠化疗和化疗联合抗血管药物,患者的生存时间在一年左右波动。现在进入到靶向药物的时代,用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靶向药,结合化疗等综合治疗手段,肺癌晚期的中位生存时间可以达到三年以上。

像陈杏春这样依靠靶向药带瘤生存7年的病人并不少见。“几天前我们还来了一个病人复查,他吃靶向药已经10年以上了,状态还是非常好。我们医院没有靶向药的时候五年生存率是5%左右,最近统计出来的数据是18%,翻了接近4倍。”张沂平说。

05.jpg

北京某医院病房,床位永远非常紧张。

到陈杏春癌症复发的时候,先做基因检测再决定治疗方案都没有成为同在杭州市内的医生们的标准临床诊断步骤。要想推广这个新的治疗方法,首先得降药价。

贝达药业主管营销的副总裁万江说,特罗凯一个月卖19800,易瑞沙卖16500,印度仿制药走私进来卖5000,凯美纳的疗效和安全性与进口药相比都很好,但我们考虑到老百姓的药费负担,定价就在5000到16500之间,最后把价格定在了1万出头,跟特罗凯相比,等于砍了一半。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付金丽_I412NW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