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财经 > “我今年87了 还想为改革尽一份力”

“我今年87了 还想为改革尽一份力”

四十余年过去了,吴敬琏在去年的演讲中动情地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真刀真枪地进行改革,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的希望。我今年87岁了,但还想为改革尽一份力。”

来源:华商韬略
发布时间:12天前 阅读量:94924 评论量:0 收藏量:0

4. 真刀真枪地进行改革

1984年,吴敬琏从中国社科院经济所调入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后被薛暮桥转调到经济研究中心(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从纯粹的理论研究者到政策咨询专家,符合他注重应用的特点。对于外界“政府幕僚”的说法,吴敬琏多次表示不以为然,“经济学家只能扮演独立思考的学者角色,至少我不充当什么‘帝王师’。”

这种认识源于他早期的一段经历。1954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吴敬琏进入中科院经济所。彼时,他把精力全部投入到计划经济理论的论证中。

1964年清剿市场化思潮,中科院经济所所长孙冶方成为主要批判对象,吴敬琏充当了“理论反击员”的角色。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参加理论论战,却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惭愧的事之一”。

对于这段经历,他在公开场合从不讳言,甚至自我批判道:“不能不把由于自私和盲从,从而在政治运动中采取错误的态度引为终生的教训。”

而他日后的启蒙导师顾准,不仅引领他走进市场经济的大门,更让他学会了独立思考。在以后的学术研讨和论战中,他总是直陈时弊、直抒胸臆。

他曾受到各方的攻击,有反对市场化改革的极端“左派”,有某些垄断了资源分配大权的“当红新贵”,还有来自社会底层、不由分说地反对一切既得利益者的民粹主义。

有一段时间,吴敬琏的很多言论都被“肢解”,外界用只言片语曲解他的意思。但是他始终以无畏的精神和深厚的学术功底,坚持不懈地为改革奔走呼号。

自幼多病的吴敬琏学业断断续续,因为体弱难以承担繁重的科学实验任务才放弃了“科学救国”的理想,改读经济系。但到了晚年,他反而变得愈发精神矍铄。

他的身上,有母亲、一代报人也是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邓季惺的影子,两人都非常倔强、相信法治的力量;也有顾准的独立和自省精神,注重从制度上去思考和设计,防止“娜拉出走后”再回到原地。

从计划经济的信徒到市场经济的捍卫者,在吴敬琏身上还折射着新中国经济发展的曲折历程。

当年,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世,顾准对吴敬琏说:“还要继续我们的研究,把中国的问题研究清楚,那样才能对国家提出有用的意见。”

四十余年过去了,吴敬琏在去年的演讲中动情地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真刀真枪地进行改革,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的希望。我今年87岁了,但还想为改革尽一份力。”

经历了家国多难,国家振兴是他们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梦想。

今年,吴敬琏出版了新书《中国经济改革进程》。

“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坚持市场化、法制化、民主化的改革。”吴敬琏近日在新书发布会上说,“在这个道路上有很多波动、曲折甚至有时候出现了倒退,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抽象地去肯定改革开放的方向,不是去仅仅停留在鼓掌欢呼上面,而要具体地去考察整个的历程,从中吸取足够的教训,来推动我们进一步的改革。”

他进一步反思自己:“以前我对‘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体制是完全肯定的,认为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婉转表达。但是在我这两年的研究中间,我发现我的这个认识是有偏差的。”

吴敬琏表示:“这种模式虽然看起来是市场引导企业,可是市场还是在国家掌控之下,受到了产业政策以及其他行政手段、法律手段等的扭曲,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所以它是一种间接的行政控制的经济体制,这件事情影响到后来,甚至一直影响到现在。”

回顾历史与当前问题紧密相连,“我们当前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其实都可以从我们过去四十年所遇到的问题、所出现的各种偏差找到根源,所以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取决于我们对过去经验和教训的认识。”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张美霞_IUSXST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