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人文 > 降低焦虑,需要“防御性悲观”③:人生来就悲观吗

降低焦虑,需要“防御性悲观”③:人生来就悲观吗

人生来就悲观吗?基因对气质性的悲观/乐观有很大的决定作用。气质性的乐观与悲观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不同的分支,但最终气质的形成则是基因与环境交互作用的结果。

来源:KY
发布时间:14天前 阅读量:212954 评论量:0 收藏量:0

· 在亲密关系中,乐观和悲观都在发挥作用。

在亲密关系中,乐观的伴侣会比较容易获得幸福吗?

2010年,田纳西大学的James McNulty发表了一系列对新婚夫妇的跟踪研究,在他们结婚的头4年里分别进行8次满意度调查。他发现,并非是抱有乐观/悲观的态度就能对婚姻有好处。

McNulty进行了研究,分析了气质悲观和婚姻满意度的关系。研究针对82对新婚夫妇,分析他们对未来抱有的态度与婚姻满意度的影响。他将他们分成乐观组和悲观组。结果发现,那些持有乐观期待的伴侣,对婚姻的满意度显著逐年下降。悲观组则不一定。

人生来就悲观吗?

基因对气质性的悲观/乐观有很大的决定作用

在探寻抑郁症与基因的关系同时,神经科学也开始研究悲观/乐观的气质与基因的关系。2007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则研究宣布,有大约32%的人生来就拥有一种叫做ADRA2B-deletion的基因变异体,这使得他们对消极的经历保持更鲜活、更富含细节的记忆;他们也会更多地放大负面的经历和情绪,对人生持更悲观的态度。

并且,这种趋势可能是难以改变的。2014年,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者宣布,他们首次在神经科学上证明了乐观者与悲观者在脑部活动上的确存在区别。他们对被试进行了乐观与悲观的测试,然后让他们针对一些照片中的场景,努力往积极的方面想。

在实验过程中进行脑部扫描的结果显示,那些悲观者使自己去想象乐观的结果时,由于这与他们本来的想法相悖,脑部活动会表现得异常活跃,这会使他们感受到“矛盾的、事与愿违的痛苦”。

p47664818.jpg

环境影响了气质的形成

Bates基于852对双胞胎的研究,认为在基因层面上,气质性的乐观与悲观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不同的分支,但最终气质的形成则是基因与环境交互作用的结果。

针对不同类型的悲观,Julie Norem分析认为,气质性的悲观是与生俱来的,最难以改变;归因性的悲观是可以习得和改变的;防御性的悲观则是最容易习得的。

Julie Norem说,我们总习惯用一个概念来定义某个人,将乐观者与悲观者划分为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但实际上,就如同乐观与悲观本身含有丰富的语义与类型一样,绝对的乐观者和绝对的悲观者都是极少数的。大多数人都可能会在某些方面是乐观的,在另一些方面是悲观的。而且,乐观或悲观的气质也可能会随着时间的发展,受到环境的影响而发生改变。

p47664819.jpg

最后,当我们在谈论“悲观”或者“悲观主义”时,我们还要区分心理学意义上的悲观和哲学层面的悲观。

在西方哲学中,叔本华被称作是著名的悲观主义哲学家,他说“活着就是苦难,生存就是炼狱”,人生就像钟摆,“摇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他还把人生比作一个环形的跑道,上面布满了烧得通红的木炭,仅有几处纳凉之地。有的人会在那几块纳凉之地陷入乐观的幻想,但其实只是一种自我安慰。

但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清醒地认识世界之后,仍然能够勇敢而理性地生活的人生态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梅国超_JSK4I2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