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中国最惨的职业,被歧视了2000多年,现在也不招人待见

中国最惨的职业,被歧视了2000多年,现在也不招人待见

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里的牙指的就是经纪人,就是我们熟知的中介,也被冠以“掮客”、“倒爷”、“二道贩子”、“炒家”等称呼...

来源: 看鉴
发布时间:9天前 阅读量:7814 评论量:0 收藏量:0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看鉴》

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里的牙指的就是经纪人,就是我们熟知的中介,也被冠以“掮客”、“倒爷”、“二道贩子”、“炒家”等称呼,而其中介行为被称为“买空卖空”、“投机倒把”。

我们生活中经常接触的中介想必就是房地产经纪人了,在大城市经常有所谓“黑中介”的称呼,本来人们就对经纪人感觉不好,这些“黑中介”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事实上,经纪人这个行业古来有之,那些关于争议也一直伴随着他们,可我们貌似又离不开他们。

古代也有黑房地产中介

由于重农抑商,商人地位本就不高,中介又不是那种普通商业的买卖行为,因此处于职业鄙视链的最底端。

西汉时期,北方的少数民族把他们的马匹运到中原地区贩卖,需要在买卖双方有一个中间人看马定价,这样马匹交换的中间人——“驵侩”就出现了,这是历史上出现的最早中介。

当时的“驵侩”都是从马的牙齿上看马的年龄和健康状况,以此给马核定价格,所以,“驵侩”又称为“牙侩”。这里的“牙侩”都是商业交易中的中间人的意思。

不过这时候的中间人,已经有了今天部分中介那种唯利是图,尽量压低卖家价格的影子。

南北朝时候,有个叫崔慰祖的人想卖掉自家的房子,图省事儿,就找了个房产中介。

《南齐书》中是这么记载崔慰祖和房产中介的对话的。

中介问:“您这套房想卖多少钱?”

崔慰祖说:“四十五万。”

中介问:“宁有减否?”意思是还能往下降一降吗。

崔慰祖说:“何容二价!”

一口价,45万不能再少了。

中介说:“君但责四十六万,一万见与。”

45万就45万吧,回头我找着买主,你可千万要给买主说这套房卖46万,多卖的那1万归我,我多挣了钱,您也不吃亏,您看怎样?

按照咱们今天的眼光来看,中介帮崔慰祖找买家买房,是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的,拿1万的提成也算是正常。但古人毕竟没有这种概念,所以最后崔慰祖说:“是即同君欺人,岂是我心乎”?断然拒绝了中介的建议。

唐朝以后,中介又多了个称谓,那就是咱们在影视剧里常见的“牙人”,奇怪的是,这一时期,人们把人贩子也纳入了中介行业,称之为“人牙子”,说明这个行业,人们还不能完全接受。

宋代对中介行业的矛盾看法

凡是买过房的朋友都知道,买方一般需要按成交额的百分比缴纳税款。二手房或父母的房产过户,也不例外。

在古代买房要不要缴契税呢?也要。

历朝历代买房的契税税率相差很大。契税高的话,能征到15%到16%,就是说你买100万的房子,得另外交给政府15万到16万,相当吓人。

对于政府来说,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对于购房者来说,这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不过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购房者又不傻,我凭本事赚的钱凭啥交税打水漂?我私下交易,一不过户,二不办证,找谁要契税去?

著名大佬柳宗元就深愔如何优雅又有效地逃税。他在永州瞧中一块地皮,花400文就买了下来,只跟卖主签了个书面协议,没去衙门过户,一分钱契税没交。

但要是人人都跟柳宗元一样,政府就要少很大一笔财政收入了。

而且从唐朝到宋朝,商品经济越来越发达,买卖活动也越来越频繁,如果不能够准确掌握交易信息,对于政府的税收会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宋朝的应对办法是,先将牙行置于政府的管理之下,牙人必须从政府手中领取“付身牌”,也就是行业许可证,成为一个合法的经纪人,这和孙俪他们和客户打交道之前总会先把胸牌亮出来是一个道理;

然后,官府招募了许多出色的牙人做官内牙人,相当于吸纳社会优秀人才成为公务员。

接着顺理成章得把买房的交易放在政府管理的牙行下,宋朝法律汇编《宋刑统》卷13就规定:买卖房子和土地,必须让中介经手,不然就按处罚盗贼的相关法律处理。

“田宅交易,须凭牙保,违者准盗论。”

处罚盗贼的相关法律是怎么写的?在没有造成人身伤害的情况下,一般是按赃计罪,也就是偷的东西越值钱,定的罪就越重。

在北宋初年,偷的东西如果值一尺布,打六十大板;如果值50尺布,劳改一年。您想想,一套房子值多少钱?几百尺几千尺布也有了,按照这种法律,如果谁在宋朝卖一套房没找中介经手的话,打板子能把屁股打烂,坐牢能把牢底坐穿。

政府通过制定一系列的法律,规定购房者和卖主必须去找房产中介做代理,政府收入增加了,中介也赚到钱了,但买卖者毕竟在交易之外多交了税,多掏钱搁谁谁都不开心,只好把怨气都发泄在中介身上,对中介也就更厌恶了。

所以中介虽说得到了官方的认证,但社会地位还是十分低下。惨遭骗婚的大才女李清照就曾经在写给别人的信里咬牙切齿地骂渣男张汝舟:

“视听才分,实难共处,忍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下才”。

这话的意思就是真可惜我这么清清白白一人,跟了张汝舟这么个“驵侩”般低劣的小人,真是晚节不保。

为了表达自己的蔑视,李清照把身为从八品官员的张汝舟比作一个卖马的中介,可见在时人眼里,中介的地位没有丝毫改观。

而且,在文人士大夫掌握话语权的时代,为了挣点钱整天汲汲营营的中介们实在是有辱斯文,加上中介做事常常伴随着坑蒙拐骗,考虑到这个情况,中介遭人讨厌也就不足为奇了。

朱元璋强迫中介改行

可能是耳濡目染,也有可能是在生活中曾经受过中介的骗,明朝太祖朱元璋对中介那是深恶痛绝。

为了防止百姓被骗,洪武二年,朱元璋下诏取缔牙行,将牙行代收商业税、评估商品质量价格等职能收归官府。

甚至对于牙人,朱元璋也要强迫他们改行,谁不愿意改行就直接抓走吃牢饭,可谓是十分硬核。

虽然这原本是好心,结果实行一段时间后,朱元璋很快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傻太天真,没有这一群房牙互通有无、签约、缴税,他连契税都收不上来,所以只好又恢复了这个行业。

中国古代信息交流不方便,买卖双方对于商品的价格存在争议是很正常的现象,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第三方来做出公正的判定,买卖双方再进行交易。

除此以外,牙人因为信息较为灵通,还可以代买代卖、为商人解决食宿问题等。

在整个经济体系中,牙人可以说起到的是桥梁的作用,沟通了整个市场。但朱元璋只看到了牙人消极的一面,认为牙人的存在会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所以最后只能自食恶果。

虽然撤消了之前的禁令,但对于牙行、牙人,朱元璋还是抱着百般警惕,规定了严苛的律例来规范牙人的行为。

明朝对牙人的惩罚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按规定,牙人存在影响物价的“高抬低估”行为将会受到严惩,甚至有可能会被捉到京城,戴枷锁示众直到死亡,家属也会被充军。

朱元璋是既觉得牙人臭,又不得不捏着鼻子与之共存。

以房地产中介为代表的这个古老行业,确实有让人们不齿的地方,但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不少中介,不论严寒酷暑,奔波于大街小巷,也和其他人一样,是普通工作者,充满了不易,虽说是靠佣金生活,但这背后毕竟有人家辛勤付出的汗水。

况且,如果以后有买卖房屋的需要,我们不是还要去找他们吗?

其实,我们并不是痛恨中介,而是痛恨经纪人行业中的不良中介,健康的社会运转离不开中介,中介也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发自内心为买卖双方着想,能禁受得住利益诱惑又能遵守行业规则的经纪人,我们是肯定欢迎的。

640.webp.jpg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