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古代最会抄袭的7位诗人,靠抄袭成就千古名作,连隋炀帝的诗都有人敢抄

古代最会抄袭的7位诗人,靠抄袭成就千古名作,连隋炀帝的诗都有人敢抄

说到抄袭,古往今来,那是屡见不鲜,“洪洞县内无好人”,这倒也不错,乌鸦哪有不黑的。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古代文人的抄袭。

来源: 看鉴
发布时间:12天前 阅读量:8018 评论量:0 收藏量:0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看鉴》

说到抄袭,古往今来,那是屡见不鲜,“洪洞县内无好人”,这倒也不错,乌鸦哪有不黑的。

文人的抄袭

诗词是中国文学的瑰宝,也是占比重最大的体裁。

在词出现以前,诗歌一直是文坛的主流,诗歌还经历了四言诗到五言诗,再到七言诗的转变。

在这个转变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是曹操父子,曹操的诗慷慨悲歌,多抒发自己的内心抱负。

当他在官渡击败袁绍后,旋即挥师南下,准备与孙权、刘备一较长短,他站在长江上,踌躇满志,横槊赋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曹操在世俗层面,建立了赫赫功业,这首诗作也奠定了他文学上的地位。可是,这首诗却很难说是曹操的“原创”,《诗经》里写道: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诗经·郑风·子衿》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诗经·小雅·鹿鸣》

《短歌行》的作者曹操前半部分属于“洗稿”,后半部分就是赤裸裸的抄袭了。

唐朝是诗歌的黄金时代,“初唐四杰”中的王勃更是因《滕王阁序》成为了传奇人物。

《滕王阁序》中最出名的一句话,大家都耳熟能详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以落霞、孤鹜、秋水和长天四个景象勾勒出一幅宁静致远的画面,历来被奉为写景的精妙之句,广为传唱。

但是王勃的这个佳句,却是化用了庾(yǔ)信的《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看来,王勃也未能免俗。

就是杜甫又如何?这位“诗圣”给人的印象是木讷、老实、一脸的愁苦,可杜老夫子抄袭的水平也不甘于人后。

杜甫的《兵车行》有:“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杜甫通过生动描写,对唐玄宗只顾自己开疆拓土,不管百姓死活的举动给予了无情的鞭挞。

但是,当年东汉文坛的顶级流量陈琳,曹操头疼,还曾经靠他的文章续过命。

陈琳在自己的《饮马长城窟行》中写道:“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杜甫的诗作,标志着盛唐的落幕,在唐朝中末期,形成了词,虽然创作的数量和宋词相比极少,但也可以称得上是首首精品,张志和的《渔歌子》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作品: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天赋奇高,能将各种体裁信手拈来,化腐朽为神奇的苏轼,也是抄袭能手。

话说苏轼离开黄州赴汝州途中,沿长江而下,在途中看到渔父生活的景象,即景联想,以张志和《渔歌子》为蓝本,作出隐括词一阙《浣溪沙·渔父》:

西塞山边白鹭飞,散花洲外片帆微。桃花流水鳜鱼肥。

自庇一身青箬笠,相随到处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苏轼此风一开,黄庭坚与朱敦儒争相效仿。

黄庭坚《鹧鸪天》:

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朝廷尚觅玄真子,何处如今更有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人间底是无波处,一日风波十二时。

朱敦儒《浣溪沙》:

西塞山边白鹭飞。吴兴江上绿杨低。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将风里戴,短蓑衣向雨中披。斜风细雨不须归。

苏轼的亲戚秦观,在词作上没有达到苏轼的高度,在抄袭的水平上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隋炀帝杨广有首《野望》: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中写道:“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秦观的聪明之处在于,人们只记得杨广帝王的身份,对于杨广的诗作是基本忽略的。

秦观抄袭杨广的作品,也真是欺负当时的天下不姓杨,估计秦观还会得瑟得想,有本事你判我欺君之罪。

抄袭高手宋之问

在古代没有版权意识,互相抄袭算不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但是,竟然有人因为抄袭闹出人命,杀死自己至亲的,这人就是宋之问了。

要说相貌猥琐的人心灵不美丽,宋之问不会同意,老宋天生一副好皮囊,相貌堂堂,谁也没能阻挡他内心的猥琐,这简直就是诗词界的岳不群。

宋之问生活的年代,是武则天当政时期,甭管武则天多么厉害,她是一个皇帝,也是一个女人,这注定了她和乾隆爷一样喜欢听人歌功颂德,又像一个普通女人一样,耳朵自带过滤器,把不喜欢听的话统统筛掉。

老宋摸准了女皇的心思,加上老宋确实有两把刷子,拍马屁拍到了主子的心坎里,很受女皇的青睐。

老宋有个外甥,叫刘希夷,在才华这方面,真是外甥似舅,小小年纪,就在大唐的文坛声名鹊起。

不同于舅舅是靠着卖弄才华求得仕途的进步,刘希夷是单纯追求在诗词方面的突破。

有一天,刘希夷写了一首《代悲白头翁》,诗这样写道: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刘希夷觉得这首诗是自己天赋与刻苦的体现,赶忙拿给舅舅看。

老宋这么多年来,心思已经在做官上面了,不知不觉写诗的水平不复往昔了,看到其中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很是喜欢,就要求外甥将这首诗的著作权让给自己。

宋的想法很荒唐,诗歌这个东西,谁写的就是谁写的,岂能易主?

面对女皇红人外加舅舅的无理索要,一介寒酸失意书生刘希夷很犹豫,他答应了宋,随后又反悔。

宋之问很生气,露出杀机。“想我堂堂女皇陛下的大红人,岂能容你如此戏耍?”为将此诗据为己有,宋命令家奴用土袋将刘希夷活活压死。据说刘希夷死时还不足30岁。

其后,宋之问将“洛阳女儿惜颜色”中的“洛阳”二字改成“幽闺”,其余诗句一字不动,改题为《有所思》收录在自己的诗歌作品之中。

《全唐诗》发生在宋之问身上类似的怪现象还很多,沈佺期名下的《梅花落》和《巫山高》,到宋之问名下就变成《花落》和《内题赋得巫山雨》,而王维名下的《冬夜寓直麟阁》、王昌龄的《驾出长安》、李乂(yì)的《奉和幸韦嗣立山庄侍宴应制》等居然也同样挂在宋之问名下。

据本人统计,《全唐诗》共载宋之问187首诗,和其他人有产权纠纷的就多达17首,占其中的近十分之一。

想想吧,没有成为宋之问的亲戚,王维、王昌龄等人够幸运的。

如果是亲戚,他们岂不步刘希夷后尘,陆续到宋之问家奴的土袋下面去报到;再想想也是我等的幸运,否则我们就看不到二王那么多优秀诗篇了。

于是,《全唐诗》中就出现这样一种现象,这首诗分属两个人所有,在刘希夷名下,这首诗题为《代悲白头翁》;在宋之问名下,这首诗名为《有所思》。

这种纠纷集中在老宋身上,虽不能说明都是宋抄袭别人,但足以说明宋的诗作存在诸多抄袭问题,甚至也不能确保其名下的没有纠纷的作品就是他本人的。

宋之问的品行低劣在唐朝诗歌圈里有目共睹,也闻名当时朝野,可谓“天下谁人不识君”。

由于臭名远扬,武则天退位后,失去了保护伞的老宋被唐睿宗赐死。

702b6ba45da24bc39be00726c1c03f13.jpg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