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推荐 > 去了哪些国家,游了多大版图? 孔子周游“指南”

去了哪些国家,游了多大版图? 孔子周游“指南”

孔子周游列国尽人皆知,但他到底去了哪些国家,周游了多大版图呢?并不是那么清晰,今天,就来“走读”一番。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发布时间:昨天 阅读量:7915 评论量:0 收藏量:0

绿茶

这阵子一直坚持每天给儿子读一条《论语》,已经读完学而、为政篇诸条,他听得津津有味,我也读得不亦乐乎。于是,想借助《论语》中的篇章,梳理一下孔子周游列国的路线和言行,或可称为《孔子周游指南》。

孔子周游列国尽人皆知,但他到底去了哪些国家,周游了多大版图呢?并不是那么清晰,今天,就来“走读”一番。

春秋末期的中国,有多少个大小诸侯国呢?说法很多,有说140多,有说170多,不管哪种说法,100多个肯定是有的,那么孔子周游列国去了多少国家呢?

七个。

你没看错,就是七个。主要在山东、河南地界,北不过黄河,南不过淮河。分别为:卫、曹、宋、郑、陈、蔡、楚。其中,曹只是路过一下,并没有停留。楚也只是到了边界叶城和负函(现信阳)等地,既没有深入楚国腹地,也没有在楚当官。所以,所谓的周游列国,用现在的说法是“山东河南自由行”。

孔子周游列国历时13年,公元前496年至前484年,此时孔子56-68岁。

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宪问》

我们先从孔子50岁出来当官说起。

“五十而知天命”,孔子觉得应该出来干一番事业了。这一年,阳货败走,三桓家族于是向孔子发出了邀请。我们再把时间往前推一推,先讲讲三桓家族和阳货的故事。

鲁昭公时代,鲁国掌权的是三大家族,分别是季孙氏、叔孙氏和孟孙氏,这三家出自鲁桓公三个儿子季友、叔牙和庆父,所以,叫“三桓”。三桓中,季孙氏实力最强,大概占了鲁国一半的土地,另外两家平分另一半。季孙家族世代为司徒,主管财政和人事;叔孙家族世代为司马,主管军事和外交;孟孙家族世代为司空,主管民生和建设。三桓家族之外还有一个臧孙家族,世代为司寇,主管治安与司法。

鲁昭公能力不行,性情无常,当了几十年傀儡后,于鲁昭公二十五年在儿子们和新贵族的怂恿下,决定铲除三桓家族。在精心策划并发动攻击后,还是被三家联合起来打败了,只好逃奔齐国。此时齐国国君为齐景公,他派人在齐鲁边境占领了郓城,来安置鲁昭公团队。季孙氏族长季平子选了鲁昭公的弟弟姬宋当国君,是为鲁定公。

鲁昭公流亡了七年,最后客死齐国。这些年,鲁国政治格局又发生了变化,季孙家族大管家阳货迅速崛起,受到季平子提拔,带领鲁国军队不断攻打鲁昭公安置的郓城,也代表鲁国参加其他诸侯国的战争。阳货很能打,不怕死。季平子去世后,季桓子继位,此时,阳货实际上控制了季孙家族,进而控制了鲁国。成为鲁国最有权势的人。

阳货和孔子有很深的瓜葛。孔子是个大高个,样子很怪,头上凸起一块像个小山丘,而阳货居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难怪后世一直有人猜测孔子与阳货的同父异母关系。孔子十几岁就认识阳货,有一次孔子要去季孙家参加贵族聚会,结果被阳货拦在门外不让进,当时阳货正在替季孙做事。自此,孔子一直避着阳货,尽量不跟他正面接触。

当阳货权力达到顶峰的时候,他想邀请孔子出来跟他干,《论语·阳货》详细记录了这个过程: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论语·阳货》

孔子虽然满口答应说“行,我将出来做官”,但一直没有动静。阳货也没有再来找,那些年他正忙着四处征战,跟齐国一直打,还带军去攻打郑国。阳货服从当时的霸主晋国,很多仗都是应了晋国的要求打的。通过一次次战争,阳货越发暴涨了权力欲,鲁定公八年(前502年),阳货决定扫除三桓家族,经过一轮凶险的内战,最终战败了,跑到晋国跟了赵简子。

鲁昭公和阳货这两轮内乱,把三桓家族吓得够呛,在阳货出奔之后,立即向孔子抛出了橄榄枝。从30多岁开始授徒至50岁,孔子已经在鲁国拥有很大的名声,加之门下那么多弟子,孔门已经是当权者不得不重视的一股势力。

犹豫再三,50岁的孔子决定接受三桓的邀请,正式出来做官,先做了一年中都宰,第二年就当了大司寇,取代了臧孙氏的地位。相当于鲁国四号人物。以孔子这样的出身,短短时间进入权力中枢,这在春秋时期是没有先例的。紧接着,孔子很多弟子也纷纷出来当官,大弟子子路任季孙家族大管家,就是以前阳货的角色。

孔子上任后率先做的一个举措就是外交转向,联合了齐、卫、郑等国组成以齐为核心的反晋联盟。两年后,孔子推行了他最重要的政治举措——堕三都。就是号召三桓家族拆掉他们自己封邑的城墙。一开始,三桓被孔子说得一愣一愣的,就同意拆了,拆到一半反过味来了,这么搞下去三桓家族的势力慢慢就被消解了。于是,叫停了“堕三都”。

三桓家族渐渐发现,让孔子当这么大官是会损害到三桓利益的,决定把他打发走。孔子也渐渐发现,虽然自己官已经足够大,但还是无法解决鲁国最大的难题——三桓专权。鲁定公十四年(前496年),孔子告别了他在鲁国的政治生涯,决定出国碰碰运气。

这一年,孔子56岁,他带着颜回、冉有等众多弟子决定先去卫国。

鲁、卫之政,兄弟也。——《论语·子路》

鲁、卫都是姬姓,鲁国开国国君周公旦和卫国开国国君康叔是兄弟,都是周文王儿子,周公旦是四子,康叔是九子。周武王取商代周后,周公旦封于鲁,康叔封于卫。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论语·子路》

冉有赶着马车,载着孔子来到卫国境内,孔子感叹:“人好多啊!”冉有问:“人多了怎么办?”孔子说:“让他们富起来啊!”冉有又问:“那富了以后呢?”孔子说:“教化他们呀!”

到了卫国安定下来,见到卫灵公。卫灵公当然对他很客气,孔子在鲁从政时发起的“东方反晋联盟”,卫灵公也是积极的参与者。卫灵公问孔子,鲁国给你开多少年薪啊?孔子如实回答:六万斗。卫灵公说,那我也给你这个数。但此时卫灵公被内乱搅得有点乱,还顾不上给孔子安排职位。

卫灵公是个风流成性的人,然而他夫人南子比他还风流。她嫁到卫国前,在母国宋国有个老相好公子朝。刚好卫灵公对南子夫人唯命是从,她让夫君把情人公子朝请来卫国定居,好方便偷情。南子的风流事卫国人几乎都知道,太子蒯聩决心除掉这个风流后妈。南子获知太子的动机后先跑到卫灵公那里哭闹告状,父子俩反目了,太子蒯聩只好跑到黄河对岸投奔了赵简子。

孔子不想搅到卫灵公家务事里去,决定先去南边的陈国转转。刚走出去没多远,路过郑国东北部的匡城,被当地人抓了起来,误以为他是阳货。阳货曾带领鲁军攻打过郑国,当地人对阳货恨之入骨。谁让孔子长得跟阳货一模一样呢?他百口莫辩,赶忙托人去报告卫灵公,老卫派人赶来解释了一番,匡城人终于放了他们。孔子一行又折返回卫国。

再次回到卫,本地大贵族蘧伯玉邀请孔子一行住到他家。

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论语·宪问》

那时候游走各国,当地什么人招待很重要。如果当地有大贵族招待,规格和交际圈自然不一样。上一次孔子到卫国,住在他颜氏亲戚家,这次大贵族蘧伯玉主动邀请,孔子在卫国的形象就大为改观了。

总算安顿好了。卫灵公派人来说,他家宝贝夫人南子想见孔子。关于孔子与南子的见面,各种史料语焉不详,但关于他们的绯闻却是满天飞。孔子大弟子子路是个暴脾气,他听说老师去见南子,跑过来质问,老师啊,搞不好你要落下和公子朝一样的名声啦!孔子急眼了,对天发誓道:“我要是干了这种事,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

经过见南子事件,孔子深感在卫国的确要小心为妙。要没有祝鮀那么狡猾,公子朝那样美貌,在卫国真不太好混。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论语·雍也》

于是,他带着弟子再次离开卫国,下一站想去宋国,这是孔子祖先的故里。宋在卫南部偏东,路上要经过曹国,没停留直接到宋国。虽然是祖先故里,但孔子在宋国并没有熟人。宋国此时宋景公主政,他十分宠爱一个年轻英俊的贵族司马桓魋,这个桓魋不知什么原因不喜欢孔子。因为没有贵族招待,孔子师徒们临时找了一个住处,住处外有棵大树,孔子就带着弟子们在大树下上课。

桓魋听说了,派人把大树砍了。弟子们见这架势都劝孔子赶紧离开这里。孔子却还端着架子。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论语·述而》

宋国的司马家族有个人叫司马牛,是桓魋的堂弟,他不认同司马家族的很多做法,跑到鲁国去定居了,拜了孔子为师。《论语》中关于司马牛有好几条。其中一条很有名:

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论语·颜渊》

狼狈逃离宋国后,孔子一行向西边的郑国逃去。郑国和鲁国一样,政权被贵族垄断,在郑国执政的是“七穆”家族,分别为驷氏、罕氏、国氏、良氏、印氏、游氏、丰氏,都是郑穆公的后代。所以,被三桓家族排挤出鲁国的孔子,不可能得到郑国贵族的欢迎。

在宋、郑受到冷落,孔子一行该何去何从?西边是秦国,蛮夷之国,孔子不想去。他们决定继续往南,去陈国和蔡国,这两个都是中原古国,夹在两个超大帝国楚国和吴国之间,被两国交替争夺和控制。孔子想借机观察一下吴、楚这两个蛮夷之国。

和宋、郑不同,陈国很欢迎孔子的到来,陈国的司城贞子主动请孔子一行住到他家里,并且把孔子引见给陈闵公。陈国此时是楚国的附庸国,没有鲁、宋那样的大贵族执政,陈闵公请孔子做政治顾问,给他很丰厚的待遇。但是孔子并不满足于做顾问,他更想当有实权的官。在陈国待了一年多,陈、蔡两国又陷入吴、楚争斗之中,孔子觉得住在这儿也不太安全,决定北返。

鲁哀公元年(前494年),孔子带着弟子们踏上北归之路。先回鲁国老家蛰伏了一阵,住在小时候生活的母亲老家,暂时忘却在外漂泊的艰辛与无奈,也暂时放下心中那股当官的念头。

过了一段安宁日子后,孔子和弟子们又上路了。第一站又是卫国,还是住在蘧伯玉家。卫灵公此时还没解决和太子蒯聩的问题,无奈之下,他册立蒯聩的儿子做继承人,等他死了直接由太孙继位。但太孙年纪还小,卫灵公希望孔子能辅佐他,并且希望孔子帮忙承担起对抗晋国的重任。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论语·卫灵公》

孔子表态说:“排兵布阵打战的事,我从来没学过。”第二天就离开了卫国。孔子一行自卫又去了陈,不久听到消息,卫灵公去世了。太孙继位,是为卫出公。

孔子弟子们很担心卫国的事,尤其担心小国君卫出公撑不住。弟子子贡是卫人,他们就让子贡去试探孔子。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论语·述而》

问完,子贡出来说,完了,老师打定主意不管卫国的事了。后来,大弟子子路就是为保护卫出公而被砍成肉酱的。

在陈国住了两年后,孔子带着弟子继续南下去蔡国。在蔡楚边界叶城,孔子见到了叶公诸梁,两人一见如故。《论语》中有好几篇记录叶公与孔子师徒的互动。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悦,远者来。”——《论语·子路》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论语·述而》

孔子一行在蔡国新都州来也住了小两年。陈、蔡这几年,基本没找到当官的门道,一晃就过去了。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论语·先进》

和叶公的交往,让孔子觉得蛮夷也没那么没文化嘛,于是有了去楚国看看的想法。刚好楚昭王也听叶公说起过孔子,很想见识一下。于是派人给孔子捎信,欢迎孔子去楚国看看。蔡国是吴国的附庸国,听说孔子要去楚,怕对蔡国不利。于是在孔子一行走到陈、蔡边境时,蔡人把他们团团围住,不让他们去楚。于是双方就在陈、蔡边境僵持着。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论语·卫灵公》

聪明的子贡设法逃出去通知楚昭王,楚王派军队来解了围,孔子终于见到了楚庄王。不久,楚庄王病逝于前线,楚人对庄王去世感到十分痛惜。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论语·微子》

在留楚还是北归问题上,孔子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北归。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论语·八佾》

鲁哀公六年(前489年),63岁的孔子和弟子们又回到卫国。此时,卫出公已在位四年,实际掌权的是大贵族孔文子。孔文子很欢迎孔子一行到来,并邀请子路做自己家的宰(大管家),另一个弟子高柴也在孔文子家做事。可以说,孔门在卫国算是扎下根了。孔子这次在卫国又住了五年。

孔子在外飘零的这些年,孔门弟子在鲁国也四处开花,各个机构都有孔门弟子掌权,可以说,孔门是当时鲁国除三桓家族外最有实力的团队。孔子有位不挂名的贵族弟子子服景伯此时正在鲁国主管外交,子贡也回到鲁国从事外交工作。冉有在季孙家任大管家,另一位弟子樊迟(子须)也在季孙家做事。除了上述诸位,孔门弟子当官的还有宓不齐(子贱)、言偃(子游)、高柴(子羔)、卜商(子夏)、宰予(子我),等等。

此时季孙氏当家人是季康子。季康子非常信任冉有,经常问他孔子的情况,冉有觉得,到了可以请老师回鲁国的时候了。

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年),在外飘零了13年的孔子,终于在68岁时回到鲁国,之后再没离开,直到73岁去世。

孔子晚年最后这五年,季康子待他完全是国师的礼遇。《论语》里记录了不少季康子求教孔子的对话。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论语·宪问》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论语·雍也》

孔子弟子多为季孙家做事,孟孙家有所顾忌。此时孟孙家孟武伯为族长,他也向孔子打听弟子们的情况。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论语·公冶长》

晚年的孔子成为唠唠叨叨的老头,经常骂那些当官的弟子们,总是瞒着他干一些“无道”“不仁”的事情,这就是春秋晚期的官场,很多事情没法按孔子的标准去实行。加上鲁国依然是三桓专权,一代更比一代霸道,孔子对此非常不满。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论语·季氏》

孔子晚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编订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六经为儒家经典,对后世中华文明有着深远的影响。

70岁那年,孔子对自己的一生做了深刻而精炼的总结。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政》

几年后——

孔子蚤作,负手曳杖,消摇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既歌而入,当户而坐,子贡闻之曰:“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夫子殆将病也。”——《礼记·檀弓上》

七天后,孔子去世。

参考资料:

《孔子大历史》李硕著 世纪文景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4月

《去圣乃得真孔子》李零著 三联书店 2008年3月

《先秦诸子系年》钱穆著 商务印书馆 2015年12月

《史记·孔子世家》《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